在太原遇到敦煌,如此耀眼!如此燦爛!

時間:2019-12-09 23:46來源:大西北網 作者:山西晚報 點擊: 載入中...

  敦煌,
  
  絲綢之路的“咽喉鎖鑰”,
  
  從長安一路向西,
  
  穿越綠洲戈壁、黃沙,
  
  古代貿易的商路在此地中轉,
  
  東西方文化在此地交匯。
  
  那么,
  
  當太原遇到敦煌,
  
  又是怎樣的盛景?
  
  12月7日上午,
  
  由太原市文物局主辦,
  
  太原北齊壁畫博物館承辦、
  
  太原博物館協辦的講座:
  
  燦爛的敦煌石窟藝術
  
  在太原博物館報告廳舉辦。
  
  本次講座的主講人,
  
  為敦煌研究院文化弘揚部專職宣講師劉文山。

  
  ▲敦煌研究院文化弘揚部專職宣講師劉文山
  
  講座現場人氣爆棚,
  
  吸引了數百位聽眾前來參與,
  
  座位不夠,
  
  很多人就坐在臺階上聽完全程。
  
  為了讓更多的人能聆聽到講座,
  
  太原博物館還將講座內容
  
  同步投放到報告廳外的投影電視上,
  
  這些座位上也坐滿了人。



  
  ▲講座現場氣氛火爆
  
  敦煌莫高窟,
  
  是石窟建筑、彩塑、壁畫
  
  三者合一的佛教遺跡,
  
  735個洞窟、2400余身彩塑,
  
  45000多平方米壁畫,
  
  是藝術的圣殿。
  
  敦煌莫高窟,
  
  是我國規模最大、內容最豐富的
  
  古代文化藝術寶庫,
  
  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
  
  列入世界遺產名錄。
  
  “堅守大漠,甘于奉獻,
  
  勇于擔當,開拓進取”
  
  16字“莫高精神”,
  
  已成為敦煌研究院七十五年
  
  薪火相傳、生生不息的動力源泉。
  
  講座中,
  
  劉文山先生通過圖文并茂的PPT,
  
  分別從敦煌石窟概況,
  
  敦煌石窟藝術的主要內容,
  
  敦煌石窟藝術的珍貴價值,
  
  敦煌研究院保護、研究、弘揚工作
  
  和莫高精神等方面
  
  帶領聽眾感受敦煌石窟藝術的魅力,
  
  讓大家對敦煌藝術有了更深刻的認識。
  
  講座結束后,
  
  很多聽眾直呼過癮。



 
  
  ▲講座現場
  


 
  ▲太原博物館
  
  主講嘉賓

  
  劉文山,敦煌研究院文化弘揚部專職宣講師。2000年以來,長期從事敦煌文化弘揚工作。先后在蘭州大學、西北師范大學、日本成城大學學習。曾在成都博物館、杭州美術館等多個文博單位開展敦煌文化宣傳教育工作。
  
  講座:這樣的敦煌!這樣的風華
  
  一
  
  敦煌石窟概況
  
  敦煌,地處中國西部甘肅省河西走廊西端,毗鄰西域,是中原通向中亞、西亞和地中海沿岸歐洲各國以及北非的“咽喉之地”,在古代中西文化交流史上具有及其重要的歷史地位。
  
  從河西走廊往西,經過中亞,可以和南亞、西亞乃至整個歐洲聯系起來。歷史上,它是中西貿易最主要的通道。這條通道,被稱為“絲綢之路”,它對世界文明的發展做出過重大貢獻。
  

  ▲絲綢之路示意圖
  
  “敦煌”這一地名最早出現于《史記·大宛列傳》張騫在給漢武帝的報告中:“……始,月氏居敦煌、祁連間……”
  
  建元二年(前138)和元狩四年(前119),漢武帝兩次派遣張騫出使西域,使漢朝對西域的了解更為深入,擴大了漢朝在西域各地的影響,使中原王朝與西域各國政治、經濟與文化交流日益密切。為漢朝擊敗匈奴在西域的勢力,并最終統一西域奠定了基礎。
  

 
  ▲張騫出使西域圖莫高窟第323窟初唐
  
  據武周圣歷元年(698)《李克讓修莫高窟佛龕碑》記載,前秦建元二年(366),有沙門樂僔,“行止此山,忽見金光,狀有千佛”,于是在此開鑿了第一個洞窟。

  
  ▲李克讓修莫高窟佛龕碑初唐
  
  次有法良禪師“從東屆此,又于僔師龕側,更即營建”,開了第二個洞窟。莫高窟營建由此二僧開端。
  
  敦煌莫高窟,在鳴沙山東麓1700米長的斷崖上,迄今保存了735個洞窟、45000平方米壁畫、2000多身彩塑。此外,1900年在莫高窟藏經洞出土50000多件文獻和絹畫。

  
  ▲莫高窟全景
  
  敦煌莫高窟及其藏經洞,以其綿長的歷史、豐富的內涵、精湛的藝術、完好的保護、珍貴的價值,成為我國乃至世界著名的佛教藝術瑰寶。
  
  1961年莫高窟被國務院公布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1987年12月,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列入世界遺產名錄。

  
  ▲莫高窟北區石窟

  
  ▲九層樓
  

 
  ▲莫高窟南區石窟
  
  二
  
  敦煌石窟藝術的主要內容
  
  莫高窟是建筑、彩塑和壁畫組成的綜合藝術體。三者互相呼應,交相輝映,體現著古代藝術家的智慧。
  
  洞窟建筑因功能不同而采用多種形制,有禪窟、中心塔柱窟、殿堂窟、中心佛壇窟、大像窟、僧房窟等。

  
  ▲莫高窟第285窟,為禪窟
  
  禪窟,受印度毗訶羅窟影響。
  
  正壁開龕塑像,
  
  左右兩側壁各開兩個或四個僅能容身的斗室,
  
  供修行者在內坐禪修行。

  
  ▲莫高窟第254窟
  
  中心塔柱窟,來源于印度支提窟。
  
  在洞窟中間鑿出連地接頂的方柱,
  
  柱的四面開龕塑像,象征佛塔,
  
  供修行者入窟繞塔觀像與禮佛。
 
  
  ▲莫高窟第328窟
  
  殿堂窟,其形式受到中國傳統殿堂建筑的影響,
  
  平面方形,正壁開龕塑像,
  
  其余壁面和窟頂都繪壁畫。
  
  為修行者禮佛的場所。

  
  ▲莫高窟第196窟
  
  中心佛壇窟,其形式與中原寺廟佛殿,
  
  乃至世俗宮室殿堂格局相類似。
  
  大型洞窟主室中央鑿出方形佛壇。
  
  彩塑群像高踞于佛壇之上,
  
  信徒可圍繞佛壇右旋環通、禮佛觀像。

  
  ▲莫高窟第96窟
  
  大像窟,因窟中巨大的彌勒佛坐像而得名。
  
  大像窟洞窟高聳,主室平面方形,上小下大,
  
  貼正壁造石胎泥塑大像,
  
  佛座后鑿出供信徒巡禮用的馬蹄形通道。
  
  前壁上、中部各開一大型明窗,以供采光之用。
  
  窟外建多層木構窟檐。

  
  ▲僧房窟,主要集中在莫高窟北區,
  
  是古代僧人們生活起居的地方。
  
  洞窟較為寬敞明亮,但非常簡陋,
  
  僅有灶、炕等必不可少的生活設施。
  
  動人的彩塑是敦煌藝術的主體,置于窟內顯著的位置,有佛像、菩薩像、弟子像、天王像、力士像,是洞窟內的主體內容。
  
  莫高窟第254窟
  
  莫高窟第251窟
  
  莫高窟第259窟

  
  莫高窟第248窟
  
 
  
  莫高窟第328窟


莫高窟第45窟


莫高窟第194窟

  
  ▲莫高窟第328窟彩塑群像一組初唐

  
  ▲睡佛莫高窟第158窟中唐
  

 
  ▲莫高窟第130窟
  
  盛唐南大像
  
  燦爛的壁畫布滿全窟,表現了豐富細致的內容和復雜宏大的場面。壁畫敦煌莫高窟的壁畫分為七類:尊像畫、佛教故事畫、佛教史跡畫、傳統神仙畫、經變畫、供養人畫像、裝飾圖案畫。
 
 
       尊像畫,表現大徹大悟、大智大勇的佛;
  
  慈悲為懷、普度眾生的菩薩;

  
  虔誠修行、以求自我解脫的弟子;

  
  威武勇猛、守護佛法的天王、力士;

  
  輕歌曼舞的伎樂飛天等等佛教眾神。

  
  ▲佛教故事畫
  
  表現釋迦牟尼生平的“佛傳故事”;
  
  表現釋迦牟尼前生為救度眾生
  
  而忍辱、施舍、犧牲的種種善行的“本生故事”;
  
  表現釋迦牟尼成佛后度化眾生的“因緣故事”。

  
  ▲莫高窟第217窟
  
  佛陀波利朝圣五臺山
  
  佛教史跡畫,描繪佛教史上的一些佛教圣地、
  
  佛教歷史故事或傳說故事。

  
  ▲莫高窟第249窟西王母

  
  
莫高窟第285窟伏羲和女媧
  
  傳統神仙畫,
  
  主要描繪中國古代傳說中的神仙形象,
  
  如東王公、西王母、伏羲、女媧、
  
  風神、雷神、電神、雨神等。
 
  
  ▲莫高窟第217窟觀無量壽經變
  
  經變畫,也稱為“經變”,
  
  就是概括地表現一部佛經的主要內容,
  
  情節較多,規模較大的畫。
  
  這是隋唐時期中國藝術家自己創造的佛教藝術形式。

  
  ▲第285窟西魏供養人像
  
  供養人畫像,
  
  指為祈福禳災而出資開窟造像的功德主
  
  及其眷屬的禮佛畫像。
  
  供養人身份復雜,
  
  主要有世家大族、文武官僚、商人、僧官、僧尼
  
  工匠、牧人、行客、侍從、奴婢和善男信女等。


  
  莫高窟第98窟節度使曹議金家族供養像五代
 
  
  ▲第61窟五代于闐公主供養像
  

 
  第98窟五代于闐國王供養像
  

 
  ▲莫高窟第220窟翟氏家族供養人
  
  ▲裝飾圖案畫,
  
  用于裝飾洞窟建筑、佛龕、彩塑、壁畫、人物服飾
  
  和分隔不同壁畫的圖案紋樣。

  
  ▲裝飾圖案畫









 
  
  ▲藻井莫高窟
  
  三
  
  敦煌石窟藝術的珍貴價值
  
  (一)歷史價值
  
  莫高窟壁畫表現了許多古代經濟生活的場景。據藏經洞文獻記載,稱“匠”者共有二十余種。將壁畫與藏經洞文獻結合研究,可反映出古代敦煌地區手工業和商業的面貌。
  


 
  ▲榆林窟第25窟耕作圖中唐

  
  ▲榆林窟第3窟西夏釀酒
  
  ▲榆林窟第3窟西夏打鐵
  
  古代社會生活的衣食住行、生老病死、婚喪嫁娶等民情風俗場景在壁畫中無處不見。

  
  ▲婚禮圖唐第12窟
  
  敦煌壁畫的涅槃經變、佛傳圖均繪有喪葬場面,如第148、61窟的停棺舉哀、第290、148、61窟的出殯。上述洞窟有火葬畫面、莫高窟第296窟畫有土葬。

  
  ▲莫高窟第61窟佛傳五代

  
  ▲莫高窟第296窟微妙比丘尼因緣北周
  
  (二)藝術價值
  
  敦煌壁畫藝術在一千年的創作過程中,融匯了中國和外國,漢族和少數民族藝術風格而留存的數以萬計的,又自成體系的敦煌壁畫藝術,代表了中國4-14世紀中國美術的重要成就,為中國古代繪畫藝術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,也為我們今天認識中國繪畫史提供了豐富而珍貴的資料。它是千年的壁畫博物館,是一部中世紀的繪畫史。在中國甚至世界美術史上有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。
  
  首先,敦煌壁畫藝術代表了四至十四世紀中國美術史上的重要成就。中國傳世的繪畫作品,留世極少,尤其是唐代和唐代以前的作品更是罕見,我們能見到的大多是宋元以后的作品。從六朝到唐代正是中國繪畫藝術從發展走向輝煌的重要階段,敦煌壁畫為我們保存了這個時期的繪畫真跡。如畫界推崇的六朝到唐代的顧、陸、張、吳四大家的繪畫風格,都可以從敦煌壁畫中找到其蹤跡。



  
  ▲西魏時期第285窟東壁和南壁壁畫中
  
  “秀骨清像”、“褒衣博帶”、舉止瀟灑的菩薩形象,
  
  正是顧愷之、陸探微一派的風格。
  
  下為:女史箴圖——顧愷之

  
  ▲簪花侍女圖——周舫

  
  
第130窟都督夫人禮佛圖——盛唐
  
  其次,敦煌壁畫保存了豐富而珍貴的建筑史資料。現在能看到的可能多為宋代或宋代以后的建筑,唐代和唐代以前的土木建筑已極為罕見。但敦煌壁畫保存了大量唐和唐以前的土木建筑的形象資料,可填補唐和唐以前建筑實例缺失的空白。敦煌壁畫建筑類型很多,有城垣、寺廟、宮殿、住宅、佛塔、橋梁、酒肆、客棧、屠房等等。還有建筑的構件,如柱枋、斗拱、門窗等等。
  

 
  ▲第454窟宋代木工締造精舍

  
  ▲第61窟五代五臺山圣跡圖
 

  
  ▲唐代第217窟西方凈土變的佛殿,
  
  與宮殿建筑并無本質區別
  
  再者,敦煌壁畫尤其是凈土類經變,有許多音樂和舞蹈的形象。樂器有吹奏樂器的塤、號角、橫笛、篳篥、排簫、海螺、笙等;打擊樂器的腰鼓、齊鼓、答臘鼓、鼗鼓、拍板等;彈撥樂器的箜篌(豎琴)、琵琶、箏、瑟、琴、阮咸等;拉弦樂器的胡琴等,共四類40多種樂器,以及大小規模不等的樂隊。其中的海螺、腰鼓、箜篌(豎琴)、琵琶、胡琴等為西域傳入的樂器。
  











 

 
  ▲敦煌壁畫中的樂器
  
  舞蹈,就地區和性質區分,有民間舞蹈,民族舞蹈,宮廷舞蹈,西域舞蹈等;就舞具區分,有巾舞、鼓舞、琵琶舞等。第220窟的胡旋舞,據說是中亞昭武九姓之康國胡旋女善跳胡旋舞,是站在小圓毯上急速旋轉的舞蹈。第112窟的反彈琵琶,藏經洞還出土有珍貴的樂譜和舞譜。有人說莫高窟是音樂和舞蹈的博物館。
  
  ▲莫高窟第112窟反彈琵琶
  
  (三)科技價值
  
  莫高窟壁畫表現了古代敦煌地區農業生產的面貌,使我們了解當時農業生產的全過程。壁畫中還逼真地描繪了各種農具,有直轅犁、曲轅犁、三腳耬犁、鐵鏵、耱、耙、鐮刀、鋤、鐵锨、扁擔、連枷、木杈、木锨、簸箕、秤、斛、斗、升等。

  
  ▲農耕圖第445窟盛唐

  
  右:曲轅犁結構圖
  
  盛唐第445窟彌勒經變農作圖中出現了曲轅犁,
  
  這是目前所見最早的曲轅犁造型,
  
  是農具發展史研究難得的圖像資料,
  
  也表明曲轅犁的使用不晚于8世紀。
  
  曲轅犁結構科學合理,操作輕便省力,
  
  代表了耕犁的最高水平。
  
  敦煌藏經洞文獻中保存有古代星象、天文方面的資料,星象的觀測是天文學的基礎,戰國時中國古代天文學體系已初步形成。

  
  ▲藏經洞所出S.3326《全天星圖》繪制于唐代,
  
  描繪了當時人們肉眼所能觀測到的星官。
  
  是當時北半球所能看到
  
  并被古代天文學家著錄過的全天星象。
  
  《全天星圖》共繪星1339顆。
  
  它是現今世界上著錄星數最多、
  
  迄今年代最久遠的星圖。
  
  醫學在敦煌文獻中保存的醫學典籍達七十多種。如敦煌醫藥寫本《本草經集注》幾乎完整地保存下來。

  
  ▲新修本草敦煌藏經洞出土
  
  《新修本草》由唐代蘇敬等23人
  
  奉敕撰于唐高宗李治顯慶四年(公元659年)。
  
  《新修本草》是中國第一部由政府頒布的藥典,
  
  也是世界上最早的藥典。
  
  原書已不存,主要內容保存于后世諸家本草著作中。
  
  西漢開發河西四郡之時,我國的數學已達到很高的水平。敦煌藏經洞出土文獻中就有20多件數學文獻,涉及古代乘法口訣、乘方、十進制、籌算、數碼,有關田畝、堤壩、度量等測量和計數的方法,在科學史、文化史上具有重大價值。

  
  ▲九九乘法表
  
  
算書
  
  四
  
  敦煌研究院保護、研究、弘揚工作
  
  (一)敦煌研究院成立前的莫高窟
  
  1944年以前,莫高窟幾乎處于無人管理的狀況。隨著藏經洞的發現,西方探險家或考古學家蜂擁而至,先后有英國的斯坦因、法國的伯希和、俄國的奧登堡、日本的吉川小一郎、橘瑞超、美國的華爾納等。他們通過各種手段從道士王圓祿手中拿走藏經洞出土的文物,甚至還盜走壁畫彩塑。由于敦煌藏經洞文獻的發現及整理研究,在國際上形成了一門顯學——敦煌學。
  
  (二)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時期
  
  (1944-1950)

  
  這一時期是敦煌石窟保護與研究的艱難起步時期。1944年1月1日,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正式成立,常書鴻先生為首任所長。
  
  這是敦煌石窟保護的一個里程碑,標志著敦煌莫高窟收歸國有,敦煌石窟劫難結束。是中國成立最早的研究敦煌學的專門機構,為全面保護、研究敦煌石窟奠定了基礎。敦煌學從單純的藏經洞出土文獻研究擴展到對敦煌石窟的研究。
  
  藝術研究所不僅做了大量的保護、臨摹工作,而且開始對敦煌石窟做全面的清理、調查和編號,并刊布了部分資料,敦煌石窟研究開始不斷地穩固向前發展。探索性地開展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保護工作,比如清理積沙、修建圍墻等。




  
  ▲1944年,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修建了長1007米的圍墻
 
  
  修筑防沙墻
 

洞窟調查

  
  ▲1943年的莫高窟

  
  ▲1948年的莫高窟
  
  (三)敦煌文物研究所時期(1951-1984)
  
  這一時期是敦煌石窟保護與研究的曲折發展階段。1951年,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更名為敦煌文物研究所。
  
  國家非常重視敦煌石窟的保護,委派專家到莫高窟開展調查,提出搶救性加固石窟崖體和洞窟方案。對木構窟檐、棧道和崖體進行了全面修繕和加固,解決了洞窟坍塌的問題,有效制止了巖體裂隙發展,解決了洞窟上下4層之間的往來通道。
  
  對一些瀕臨傾倒的彩塑和即將脫落的壁畫進行了搶救性加固修復,封堵了王圓箓開挖的串洞。就治理莫高窟的風沙危害進行了艱苦的探索。
  
  逐步運用考古學、圖像學與歷史文獻相結合的方法開展各項業務,在歷史分期、洞窟斷代、壁畫識讀、文獻歸類整理、藝術源流、石窟營建史、供養人題記摘錄和校勘等方面開展敦煌學基礎性研究,敦煌石窟研究的廣度和深度向前邁進了一步,為敦煌石窟研究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  
  壁畫臨摹是這一時期的重點工作,部分臨摹品于1958年在日本展出,為敦煌藝術走出去提供了可能,也讓更多日本公眾瞭解敦煌,加深中日兩國人民的相互理解。







  
  ▲工作人員在進行修復工作

  
  ▲1965年9月30日,敦煌文物研究所全體員工合影

  
  ▲1963年,莫高窟崖體加固工程設計人員
  
  與敦煌文物研究所人員在施工現場

  
  ▲1972年,敦煌文物研究所員工清理窟區的積沙

  
  ▲1953年,敦煌文物研究所職工在榆林窟臨摹

  
  ▲1955年,敦煌文物研究所在莫高窟第196窟臨摹

  
  ▲1958年,《中國敦煌藝術展》在日本東京、京都等地展出。
  
  (四)敦煌研究院時期(1984-至今)
  
  這一時期是敦煌石窟保護與研究全面繁榮時期。1984年,甘肅省決定,將敦煌文物研究所升格為敦煌研究院。在國家的重視和國際社會的支持下,這一時期是敦煌石窟保護與研究的全面發展階段,一批又一批的青年研究人員來到敦煌,獻身于敦煌事業,敦煌石窟研究工作得到前所未有的發展。
  
  開始研究壁畫和彩塑病害機理、篩選保護修復材料及工藝,采用先進的保護理念保護石窟和壁畫彩塑。
  
  在莫高窟崖頂開展綜合風沙治理工程,采用現代阻沙、固沙技術和防風林帶建設,使窟區的流沙減少了70%。在重視莫高窟本體保護的同時,同樣注重遺址周圍人文環境、自然環境、景觀環境的保護。
  

 
  開始預防性保護的探索。敦煌石窟的數字化保護技術也取得了實質性突破,已完成100個洞窟的數字化采集、處理與存儲。

  
  ▲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
  
  五
  
  莫高精神
  
  莫高精神是指堅守大漠、勇于擔當、甘于奉獻、開拓進取的精神。
  
  代表人物有:
  
  莫高窟的守護神——常書鴻
  
  多年以前常書鴻毅然決然的來到大漠深處,將妻離子散的痛苦置諸身后,任風沙吹打著每一天的黎明和黃昏。不斷的奔走呼吁,不斷的招納人才,不斷地培養后進,不斷的改善生活和工作條件,不斷的宣傳和擴大影響。他把自己的青春乃至生命都獻給了莫高窟,獻給了他從一而終的事業。他成了莫高窟當之無愧的守護神。
 
  
  ▲常書鴻
  
  莫高窟的“一代宗師”——段文杰
  
  這位被張大千先生臨摹的壁畫所感染、一路追隨常書鴻先生來到莫高窟的天府才俊,也把自己六十多年的生命交給了莫高窟。就是在先生的組織、弘揚、推動和躬行之下,莫高窟的研究重心才由國外轉到國內,敦煌才成了敦煌文化的研究中心。而先生的講解、臨摹、研究、發掘,都賦予了敦煌研究院一新的深度和高度,讓他成了讓后人膜拜的“一代宗師”。
  

  ▲段文杰
  
  敦煌的女兒——樊錦詩
  
  1963年畢業于北大考古系的時代轎子,毅然投身到了莫高窟的保護、研究和弘揚中來。在她開闊的視野和有力的推動中,莫高窟的人才隊伍不斷壯大,保護和措施更加先進,交流的層面不斷拓展,敦煌文物數字化保護的篇章全新開啟。即便是今天,她依然堅守在莫高窟,續寫著她的執著和熱愛,她贏得了一個充滿詩意的名字——“敦煌的女兒”。
  


 
  ▲樊錦詩
  
  王旭東
  
  1991年畢業于蘭州大學水文地理與地質工程專業的大學生,卻背離了她的第一個水利工程師的夢想,也來到了莫高窟,把自己的理想和事業也賦予了那一個個洞窟。并從文化的高度,從國家戰略層面,提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保護、研究、弘揚的理念,讓莫高窟的傳承與創新有了新的角度和方向。

  
  ▲王旭東
  
  趙聲良
  
  自小受父親的薰陶,熱愛美術繪畫的趙聲良,視敦煌石窟為藝術寶庫,那時的他應該也未曾料到,他的一生將與敦煌文化、與敦煌結下不解之緣。作為一位云南人,趙聲良從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畢業后并沒有留京或回家鄉,而是直奔敦煌。1996年,趙聲良赴日進修,兩年后又先后在日本攻讀碩士、博士學位,2003年回國時,趙聲良再次面臨著一些看似更好的機會,但他又一次選擇了敦煌。
  


 
  ▲趙聲良
  
  ▲敦煌莫高窟第257窟
  
  “九色鹿本生故事”壁畫
  
  新聞文字|山西晚報全媒體記者南麗江
  
  講座圖文|太原市文物局提供
  
  內容有所刪減
  
  圖文版權歸原機構或作者所有
  
  輯|山西晚報全媒體編輯南麗江


 
(責任編輯:張云文)
>相關新聞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內容
網站簡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隴ICP備08000781號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打南京麻将怎么赢